关于全市矛盾纠纷化解工作的调研报告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5年01月21日

阅读量:

市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

    按照市政协2014年重点协商计划的安排,副主席赵学明同志带领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部分成员,于5月下旬至6月上旬对我市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工作进行专题调研,先后走访了5个县(市)、区司法局、4个乡镇司法所、3个村级人民调解委员会、3个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召开座谈会6次,听取了基层工作人员的情况介绍,广泛征求各方面工作建议,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市当前社会矛盾纠纷的现状
    我市矛盾纠纷已由传统的婚姻家庭、继承、赡养、邻里矛盾扩展到征地拆迁、土地承包、企业改制、劳动争议等以经济利益诉求为主要特征的新型矛盾纠纷,这些矛盾已成为影响我市稳定的热点、难点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纠纷总量较大,呈小幅上升态势。2012年我市需要调解的矛盾纠纷9875件,2013年达到了10104件,比前一年同期增长2.2%。
    二是矛盾纠纷处理难度大。群众要求解决的一些问题,有的是历史遗留问题,有的缺乏政策、法律依据,处理起来比较棘手。有些社会矛盾纠纷跨地区、跨部门,协调难度大。
    三是矛盾纠纷的主体呈多样化。过去,社会矛盾纠纷的主体一般都是个人对个人,家庭对家庭,大多局限于居民、村民之间。现在则出现了不少居民对企业、村民对村委会、居民对公共事业单位,甚至居民对政府机关等纠纷。社会矛盾纠纷主体的多样化意味着复杂程度的提高和解决难度的加大。
    二、我市化解社会矛盾纠纷工作面临的难点问题
    1、法制宣传和教育的力度不够。自1986 年九年义务教育开始实施至今28年时间,中国教育体制的缺憾和弊病相继体现,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法律常识的普及在教育中仍处于空白之地。学校一味追求升学率而只看重数学、语文、英语等应试科目的教学,对于法律的教育却没有正规的教学计划,也没有标准的教材,最终结果就是文盲扫清了,却培养出大量的法盲来。普法活动年年搞,但由于很多人抱着“现用现学”的态度,致使普法活动收效甚微。
    2、队伍建设急需加强。截止2013年底,国家给我市下拨159个政法专项编,只有28人落编,其余编制均闲置。每年我市需调处10000多件纠纷任务,与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一审民事案件基本持平,这么大的工作量单单靠这些同志去调处是不可能完成的。虽然我市有6000多名人民调解员,但普遍存在年龄偏大、文化水平低、队伍不稳定、专业人员缺乏、调解后备力量不足等问题。现有的调解员中,高中以下文化程度占58.9%,本科以上文化仅占6.42%,文化水平低导致很多调解员对我国的政策、法律了解有限,遇到复杂情况就束手无策,缺乏应对突发事件处理的应变控制力。
    3、经费严重短缺。根据省财政厅、省司法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制定下发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通知》(辽财行〔2008〕22号)要求,我市确定每年每个司法所公用经费为10000元,市财政拨付7000元,县级财政配套3000元,但有的县、区没有下发配套经费,甚至把市财政拨付的7000元也挪用,拖欠基层调解员工资的现象时有发生,个别调解委员会曾经长达13个月无法正常发放工资。经统计,2013年全市各县(市)、区人民调解业务经费总计为41.9万元,用于112个基层司法所、1571个人民调解委员会、6011名调解员的业务指导、个案补贴、培训等,有的调解员执行调解任务时都是自掏腰包解决路费。
    4、凡河新城矛盾纠纷化解工作面临严峻形势。随着凡河新城区单户城镇化的发展规模不断扩大,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行政区划却始终没有得到国家批复,没有成立司法机构,也没有相应的管理和归属办法,日益增多的矛盾纠纷没有相应合理合法的部门去化解。尤其是社区矫正工作,没有司法所就意味着很多需要矫正的对象无人管理、无处执行,此项工作无法完成,这给未来新区的发展埋下了一定的隐患。
    三、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建议
    1、法制宣传与法治教育并重,提高全民法律意识
    根据国家“六五”普法的要求,结合我市实际情况,建议普法应从基础教育时期开始。英美等发达国家在小学的课程安排中就将法律、社区规则和时事列为《社会知识》类科目进行专门学习,而我国的学生只有考入大学的法律专业才能够系统完整的学习法律,这中间的法盲区达十二年之久,而多数没有考入法律专业的人法盲区则达到终身。建议普法活动要重点提高教育部门对法律重要性的认知,加大学校在法律法规、地方政策等方面的教学力度,联合公检法司等部门制作简单易懂的案例课件,制定普法课程教案,结合学校电子教学设备,每周至少安排一个课时以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放映和讲解与学生切身相关的法律知识,以学生感染家长,以个体触动群体,将法制宣传与法治教育切实结合,提高本地区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
    2、强化队伍建设,提高调解水平
    一是在原有的培训机制基础上,联合公安局、人民法院、检察院、国土资源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相关部门建立专业性、行业性纠纷培训体系,构建优秀人民调解员培训、交流的工作平台,提高疑难矛盾纠纷化解的能力和水平。筛选优秀调解案例,建立精品案例数据库。
    二是面向社会聘用专业大学生充实人民调解队伍。可采用实习和聘用等形式,储备一批具有专业知识的年轻调解员,适时扩充到基层司法所。目前,司法所政法专项编制空闲较多,可招录一些具有国家专业技能资格证书的专业人才,如律师、心理咨询师、评估师等,保证每个司法所至少配备一名具有专业技能的调解员。
    三是强化工作考核,建立奖惩制度。为进一步规范我市人民调解工作,调动人民调解员的工作积极性,建议制定长效的调解工作奖惩制度。首先,要将村级人民调解工作纳入各村(居)组织干部社会稳定工作考核中。根据“谁调解,奖励谁”的原则,按照调解成功率和纠纷难易程度给予调解员不同的表彰奖励,委托他人调解的必须出具授权委托书。二是市司法局对下属司法所和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工作每季度进行统计,每年度进行打分,按照“优秀、合格、不合格”分为三个档次,前三名为优秀,最后三名为不合格,中间名次为合格。建议市政府设立专项奖励基金,对优秀调委会及优秀个人进行通报表彰。连续6个月考核居末位的,所长及工作人员必须参加县、区级组织的业务加强培训班,提高总体工作能力。连续两年考核为不合格的单位,提请上级有关部门对单位负责人予以免职。 
    3、保证办公经费,畅通工作渠道
    认真落实财政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经费保障的意见》(财行〔2007〕179号)的规定,将人民调解经费列入县、乡两级财政预算中,确保基层人民调解经费落实到位,激发基层人民调解委员会和广大人民调解员调解社会矛盾纠纷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4、整合资源,建立和完善联动联调机制
    各类社会矛盾纠纷已成为影响当前社会安定的重点和难点问题,而这些纠纷仅靠司法一家来调处,有时会显得力不从心,势单力薄,影响调解效果。只有形成基层各部门齐抓共管的“大调解”格局,才能充分发挥调解工作在社会稳定工作中的“第一道防线”作用。因此,还应加强基层司法所与信访、公安、法院等部门的联动联调,形成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机制,从而在工作中实现由小调解向大调解的转变,由单一调解向综合调解转变,由随意调解向规范调解转变,达到调解资源大整合,调解体系大完善,调解机制大联动,调解职能大提升。
    5、完善凡河新城管理功能
    当前的凡河新区面临着建设快、发展快、人口集中快、矛盾爆发快等问题。除农民新村居民区外,新区其他小区均无社区管理,居民的纠纷、诉求无处调解。鉴于新城区的社会矛盾纠纷具有复杂、多样、集中的特点,为解决这一难题,建议在凡河新城建立新区司法分局,设立街道和社区,细化管理权限,按照“属地原则”组织调处新城辖区内的社会矛盾纠纷。
    6、建立社会矛盾化解网络信息平台,做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
    由基层司法所将每件纠纷案件进行登记入网,按照种类、危险等级、涉案金额、当事人数量等类别进行分类标注,并将走访情况、法律依据、调解方法、最终结果详细说明,调解成功的案件在系统中可做学习资料,调解不成功的可通过此系统上报上一级管理机关,也可通过该系统得到与案件相关部门的法律帮助。各县(市)、区司法所可通过横向联网查询其他县、乡等地的相似案件,吸取兄弟单位好的工作方法,借鉴好的工作经验。市级司法部门可通过纵向调取平台上的数据快速了解全市社会矛盾化解工作情况。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也可以通过此平台及时了解到突发的群体访或恶性暴力访的相关信息及法律依据,此平台的建立对快速正确处理社会矛盾纠纷将会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